如果您觉得琉璃神社还不错,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把琉璃神社介绍给你们的朋友,谢谢!(*^__^*) 嘻嘻……
琉璃神社,销魂艳婢全本,妖孽一家亲,本吧信息,得得爱手机
观看记录

您现在的位置:琉璃神社国产剧贤妻
贤妻

贤妻

主演:
状态:
第35集全
类型:
国产剧
导演: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时间:
2013

贤妻》全集简介:

电视剧《贤妻》这部戏不但好看而且很有教育意义,在贤妻剧情中,女人的世界是宽广的不只会局限在就能够“咸鱼翻身”厨房和家庭,因为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应该站在世界的尖端,捍卫自己的家庭保护自己的家人。电视剧《贤妻》剧情讲述的是一个“咸鱼如何翻身”的故事。家庭中的女人就像是被生活腌成了咸鱼,慢慢的失去了自己,变得没有味道。但是,在失去了丈夫和孩子之后,她依然有能力去捍卫和保护最心爱的家庭,能重获丈夫的爱。所以只要坚守下去,就能够“咸鱼翻身”。电视剧《贤妻》这部戏不但好看而且很有教育意义,在贤妻剧情中,女人的世界是宽广的不只会局限在厨房和家庭,因为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应该站在世界的尖端,捍卫自己的家庭保护自己的家人。贤妻第1集剧情伯暄将茶铺变做饮料公司,经营有道。伯暄有魅力,常惹女性垂青,亦不为所动,唯对大芸坚定一心,公司上下都想知道能栓稳这样一个好老板的女人是怎样妖媚的货色,时常有人向进出公司的薛志刚——伯暄妹夫打听,大家对志刚描述中显现出来的美丽大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完美女人又羡慕又嫉妒。大芸在超市争减价货,被人叫肥婆,与她一同采购的女儿,13岁的小娟很生气,与人口角,大芸却毫不介意,笑咪咪化解矛盾。小娟心存埋怨。伯暄跟志刚与广告公司谈宣传合作,伯暄拒绝应酬,拉志刚回家吃晚饭,志刚惋惜不能跟广告公司的公关美女共进晚餐,伯暄警告志刚别惹淑惠发怒,志刚嬉皮笑脸说,每日犯错,心怀内疚,回家弥补,这才是增进夫妻感情的最好办法。伯暄对这个油嘴滑舌的妹夫深感无奈。但也知他就是嘴上耍宝,不会做对不起淑惠的事。志刚说自己本来挺好,问题是家里有了伯暄这三好男人,一下子就把淑惠的标准拉高了。志刚深觉伯暄的生活这么安分,要么永远不出事,要么就出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伯暄对志刚的挪揄置之不理。只管与他分享他自觉满足的家庭时光。一家欢快的吃晚餐,大芸要小娟多吃有营养,小娟不高兴,甩筷子说出今天妈妈让自己丢脸的事情。伯暄说只有真正幸福的女人,才能心安理得的变胖。看着爸爸与妈妈这么的知足幸福,小娟化气而笑。大哥的幸福让淑惠忽然发飙,大芸问及缘由,原来淑惠在志刚公文包里发现模特照。大芸宽解淑惠说志刚是摄影师,有模特照很正常啊。淑惠说不止模特照还有合同书。大芸继续宽慰,谁知淑惠越哭越厉害,说合同书上聘用的是郑广美。淑惠说,就是那个模特郑广美,男人们的梦中情人啊。赵老太趁机怂恿淑惠赶紧生个儿子,紧紧拴住志刚。淑惠更是大哭,说自己就是这样天天盯梢,志刚都像四面透风的墙,给她各种刺激,若再是怀胎十月,志刚还能完整,这个家还能完整。大芸宽慰淑惠无效很是气馁。大芸睡不着,伯暄询问,原来大芸担心淑惠,大芸让伯暄游说志刚不要再玩什么摄影师了,进伯暄的饮料公司稳妥工作为好。也老大不小了,还让淑惠整日提心吊胆,伯暄体恤大芸操心过多,要其休息,大芸一看到了和翠萍的通话时间,赶紧给美国打电话却无人接听。由美国飞往中国滨海城市的飞机上!两位美丽女人同坐一排,旁人暗中议论,翠萍看到飞机上的杂志才知道坐在身边的女人是很有争议的男明星汪洛君的绯闻女友郑广美。翠萍与广美相识,广美说自己是为了逃离某个人才决定去滨海这城市休息一段日子,问及翠萍为什么回国,翠萍说自己正好跟广没相反,是为了某个人而回国。飞机到达,两女人碰杯喝完最后一口红酒,彼此祝福如愿离开。赵阿婆一早起来要吃水果,大芸匆匆给赵阿婆买去,与前来的翠萍错过。翠萍与赵老太寒暄,将一叠钱以大芸的名义交给赵阿婆,赵阿婆间接得知大芸过去多年来,每月都在给翠萍打生活费。还知道翠萍每次要还给大芸,大芸总是拒绝。赵老太不动声色,只管将钱收下。大芸回来见到翠萍万分惊喜,才知道翠萍这次回国,打算安家落户,大芸万分高兴,赵阿婆话里话外讽刺大芸把钱都给外人挪用,让儿子一个人打拼受苦,大芸俨然已经习惯韩阿婆的怨言。翠萍却不忍赵阿婆的刁钻挑剔,找借口将大芸带出赵家。翠萍深觉大芸在赵家乃是受苦,大芸却说出缘由,觉得都是自己过错,原来赵阿婆的脾气是很好的,自从赵父死后,赵阿婆很寂寞,本来一直期待她能替自己生个孙子带着,结果自己只生了个女孩,小娟有高度近视,赵阿婆很高兴,想着能让大芸再生一个。结果大芸,因带小娟,一拖再拖,前几年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自己子宫膜薄不建议再要孩子,伯暄也担心有危险,不主张她再生,本来答应婆婆再替她生个孙子,如今既成事实,从那时候开始,婆婆才变得万分挑剔。翠萍不屑此理由,说她不还有个女儿没生孩子么。大芸苦笑说你不懂老人家,女儿就是生了孙子,那也是外孙,生分。况且伯暄是他们家唯一的男丁,婆婆一直觉得对不起公公,让他们家绝了传人。再说,因为那个没定性的仲智,淑惠可是死都不愿意生孩子呢。大芸见翠萍回来没地方住,带她去自己家暂居,说自己弟弟仲智,你也认识,长期住在女朋友琪琪那里,很少回家。你去住就好了。琪琪一听大芸要介绍人到仲智家住,立即虎视眈眈,担心这是大芸的诡计,知道他们要以此为婚房,安排外人进来,提醒他们房产有一半是大芸的。志刚深觉琪琪敏感,很高兴多年未见的翠萍姐回来,做饭炒菜不在话下。大芸安排妥当,赶回韩家做饭,却遇女儿小娟哭泣,告之自己以后绝不嫁人。大芸奇怪,细问才知原来是赵阿婆对小娟说了些什么孙女养大了也是别人家的等等。大芸宽慰小娟,触及到赵阿婆在老伴遗像跟前泪眼涟涟,说自己对不起他,赵家没有血脉了。大芸深感内疚。贤妻第2集剧情志刚正在接受大哥伯暄的教育,伯暄受大芸之托,一定让志刚把摄影师的工作辞了,到他的饮料公司正经工作。志刚抗议摄影师并非不正经的工作,还说自己为哥的产品宣传,费尽心思,终于帮他物色到一个绝对能引发风潮的模特,替他新上市的茶饮料拍宣传片。伯暄见自己教育不成反被志刚将一军,原志刚有备而来,正说着郑广美款款而来,她的妖娆风姿引来旁人侧目。志刚赶紧介绍郑广美给伯暄认识。伯暄却眉头紧皱,说他的茶饮推崇的是健康,郑广美这么有争议的模特,恐怕不能担任。伯暄离去,志刚尴尬,广美却深觉好玩。问及志刚,更对志刚口中的三好男人有了兴趣。大芸把督促淑惠怀孕的事情当成自己的责任,三天两头熬汤煲药,拐弯抹角的劝说,看出了淑惠的重心是在志刚身上。伯暄的车忽然在路上被人拦截下,广美硬上其车,逼伯暄送自己回家,广美在车上向伯暄道歉自己这样突兀拦车,只是希望能有机会彼此多了解。伯暄面对这个热情的小姑娘,总显得有理说不出。广美说自己其实不是他想的那种女孩,广美之前闹出的绯闻,也是因为她太傻太天真,她希望伯暄可以帮助她,聘用她拍摄茶饮料的广告,减少她的负面新闻,让她的形象变得正面起来。大芸更是给伯暄压力,督促伯暄让志刚换工作,让淑惠安心。志刚以拍广美为条件,要给自己摄影师职业一个完美的句点。伯暄无奈同意,广美却误会是自己说服了伯暄,给伯暄选送礼物以表感谢,到公司遇见给伯暄送文件的妻子大芸,全公司的人终于目睹到其妻庐山真面目,大感失望,都不懂得为什么伯暄要选这么一个粗糙的中年妇女为妻,唯有广美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好与众不同。广美拍摄广告片,大放光芒,仲智深深感慨此女乃世间尤物,广美似对伯暄甚有意,常以古怪花招挑动,使其心绪不灵,幸坚定不为所动。赵阿婆得知淑惠打算怀仔,大为高兴,拿出老宅,要变更户名给淑惠做为礼物,淑惠得其鼓舞,认真筹备造仔计划,未想屡屡不得成功。大芸陪淑惠四处寻医讨方,依然不得奏效。大芸想来父亲曾留有偏方,回家寻找,目睹仲智与琪琪因翠萍到来变斗气冤家,好气好笑替两人化解,说虽然韩父是将房子留给他们俩兄妹,但芸承诺一旦志刚结婚,这房就归仲智所有。仲智万分感动,琪琪大改态度,赞芸姐大度宽容。大芸看望翠萍,只见她房里无人,只有一叠赫赫有名的《焦点人物》杂志。大芸翻开杂志,看到上面主编的名字:郝一健。大芸暗叹,这么多年了,没想她还是忘不了这个人。郝一健见到翠萍,问她回国来干什么,他隔三差五的去美国出差,跟她见面难道还不够吗?翠萍说他们一起十几年的感情了,足以让她放弃在美国的工作回到滨海来。翠萍说女人再强有什么用呢,有老公疼才是最重要的。郝一健开玩笑的说这是不是算变相逼婚呢?翠萍笑说我以为你会很感动。郝一健感动的拉住翠萍的手说是啊,他真的很感动。大芸关心翠萍的感情生活,翠萍沉浸在待嫁的喜悦中。大芸却没有从翠萍的话里扑捉到郝一健说要娶翠萍这明确的信息,暗自有点担心。淑惠喝了大芸的药以后,肚子仿佛有了感觉,好像也有了怀孕的症状,赵阿婆万分兴奋,淑惠趁机煽动母亲将老宅过户给她,半推半就的默认自己好像是怀上孩子。大芸陪淑惠去医院做检查,淑惠被查出不过是假孕,淑惠伤心失望,大芸宽慰淑惠放松心情,奇迹才能降临。正当宽慰,大芸目睹到郝一健陪女人来此做体检,大芸通过琪琪查出该女人做检查,亲属签字乃是郝一健。大芸心绪不宁。翠萍来看望大芸及淑惠,更是展示自己从美国带回来的婚纱,淑惠称赞,见翠萍沉浸在喜悦中,大芸更加不安。大芸拜托社会关系广泛的仲智替她调查郝一健。赵阿婆问及淑惠检查结果,为得老宅,淑惠谎称检查结果是怀上孩子了。赵阿婆高兴得不得了,立马决定要接淑惠到家里,让大芸好生照顾,替淑惠调养身子,更是拿出自己的钱,要大芸给淑惠买各种补品。淑惠威胁大芸不可以把真相说出,大芸一方面帮淑惠隐瞒真相,一方面还要哄赵阿婆开心,顿觉万分疲劳。贤妻第3集剧情伯暄察觉大芸最近疲劳,家中却很是风平浪静,通过小娟伯暄才知多亏大芸上下左右调节,做神又做鬼才瞒天瞒下的让家中安宁。伯暄深感妻子不易,警告淑惠适可而止,淑惠不以为意,让伯暄少管家里的琐事。广告拍摄收工,广美让伯暄与之共进最后晚餐,伯暄勉为其难的答应。广美态度暧昧,却口称自己仅当伯暄为家长,让伯暄不要多心。伯暄回家,收到广美电话,提及自己即将离开滨海,唯一的收获是认识了伯暄这个好男人。广美让伯暄不要太想她,还说伯暄的太太很幸福。广美不等伯暄反应,没有告别,卦下电话。伯暄深觉突兀,竟莫名生出一丝牵挂。伯暄按奈住自己的胡思,对大芸万分体贴。仲智核实了大芸的猜测,郝一健在国内的确早就结婚生子了,育有一孩子五岁,如今太太再度怀孕。翠萍原来一直被蒙在鼓里。赵阿婆要给淑惠请看护,大芸阻止,让赵阿婆不高兴,大芸说自己可以照顾好淑惠。淑惠为了把戏演像,故意让大芸做这做那。志刚要带淑惠回去,淑惠不肯,两人暗自争执,大芸发现志刚脸色十分难看的离开,心有踌躇。大芸继续在家中替淑惠维持着谎言,并见缝插针的告诫淑惠这个事情是不可能一直瞒下去的。广美被拍到与伯暄进餐合照,被登上报,说绯闻女星改口味,舍富家公子搭上居家男。广美难过不已向伯暄道歉,伯暄察觉广美情绪不稳,好像会出事,伯暄从家中出来到酒店找广美,广美喝醉大闹,说自己很可怜,爸爸赌钱,自己要出来做明星,一点也不开心,处处被人乱写,自己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云云,并趁机向伯暄表自己其实就是喜欢他。伯暄将广美照料好,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匆匆离开。大芸约郝一健见面,要他老实的跟翠萍说明真相,大芸表明自己不愿意翠萍受到伤害。郝一健说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没有结婚,是翠萍一直在误读他。大芸问郝一健爱翠萍吗,郝一健说爱啊。大芸又问郝一健会跟自己老婆离婚跟翠萍结婚吗?郝一健哈哈大笑,说大芸太不了解男人,拿出一本八卦杂志说你老公跟绯闻女星郑广美被拍到,你怎么不回去问问他的想法。面对郝一健恼羞成怒的挑衅,大芸并没有生气,一再重申见他的目的,总归要他早日跟翠萍表明态度。大芸回家,见到淑惠也翻着八卦杂志给赵阿婆看,大芸阻止未果。淑惠说婆婆每日盯着她的肚子快让她发疯了,这个八卦正好可以分散阿婆的注意力,让她喘口气。大芸被赵阿婆审问,伯暄究竟怎么回事。大芸始终站在伯暄的立场为伯暄维护。没想广美亲自登门,见大芸,将伯暄遗落手表交给大芸,并解释八卦杂志纯属误会,让大芸不要介意。大芸不在心上,赵阿婆却警觉此女心眼不简单,话中有话,表面澄清,实则是来摸底的。淑惠也觉得,这种小明星,尽想着出名,说不定那报道就是自己爆料出来的。赵阿婆骂大芸傻,早晚老公被人抢走都不知道。大芸依然大大咧咧,安心给伯暄准备晚餐。伯暄知道广美来过,反应激烈,给广美打电话,不许她来扰乱她的家人,广美却认定伯暄过激反应,是怕自己内心的沦陷。广美不停的向伯暄表白爱意,伯暄被扰的很不开心,将电话挂断。大芸知道郝一健依然没有与翠萍断掉关系,十分担心,与仲智商议让翠萍早日知道真相为好。为了防止翠萍受到刺激以后,行为过激,大芸先悄悄溜进翠萍房间收拾走尖利刀器,和所有可以致死的“凶器”,并向仲智和琪琪交代了真相揭露以后的善后工作。大芸在翠萍房间里发现翠萍的宝贝,打开来看,全是她小时候和翠萍的通信,里面有写翠萍的初恋,也就是对如今这个表里不一的郝一健十几年的深情。大芸看得伤心欲绝,翠萍闯进,大芸告知翠萍她所知道的一切。谁知翠萍反说其实自己早就知道。大芸说知道为什么还不开他。翠萍说她和郝一健才是真爱,那个女人是她去美国以后横空插进,郝一健早晚会和那个女人离婚的。大芸希望翠萍清醒,反被翠萍赶走。琪琪站在大芸的立场,帮她出气,实际是想将翠萍赶走。大芸却阻止琪琪顶撞翠萍,反而拜托仲智找来郝一健的住址,不管翠萍如何抗议,大芸拉着翠萍到其家门口,让翠萍目睹郝一健一家在住家外公园里其乐融融的样子。大芸说萍没结婚不知道,婚姻给一个男人不只是爱情,更重要的是家。这个家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拆散的,也不是男人随便能舍弃的。翠萍不能接受大芸的言说,愤然离去。郝一健接到翠萍的电话,翠萍远远的看着他,直白问郝一健会不会为了她跟他老婆离婚,郝一健看到身边的老婆孩子没有办法回答。孩子忽然摔跤,郝一健卦掉电话匆匆跑去抱孩子。翠萍伤心欲绝的离开,大芸在翠萍身后默默陪着,鼓励翠萍看清楚真相,离开郝一健。在大芸帮助翠萍处理郝一健的时候,伯暄却在暗中努力跟广美撇清关系,在这个过程里,广美却有意无意的侵占到他心里,他有时候开始有意无意的将广美与大芸做比较,有时候甚至开始要求大芸改改自己的形象。连小娟都意识到爸爸有些改变,笑称爸爸快到四十了,果然男人四十一枝花,爸爸的人生第二春就要绽开了。广美终于答应不再纠缠,说自己第二天的飞机就离开,一定要伯暄跟自己吃饭。就算是最后一次见面。广美恳求着,伯暄最终同意。更新.....

请留下对《贤妻》的影评: